77日,日本政府發布了2020年版《貿易白皮書》。白皮書認為,由于全球性的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對醫療物資、IT零部件、糧食等的供應鏈產生了重大影響,日本有必要通過國際協調,構建在緊急情況下確保穩定供應的體制。

這是日本在疫情暴發期間,受制防控疫情急需的口罩、呼吸機、測試劑等國內供應嚴重不足的教訓,發現過于依賴單一市場,易在緊急狀況下出現產業鏈斷裂、關鍵產品不能滿足人們需求的危機狀態。所以日本反思幾十年來的國內制造業空心化、產業轉移過于倚重中國市場的現實,尤其目前在中美貿易戰持續、政經關系趨冷之后,日本的產業布局需面對新形勢,重新作出調整,由此推出了2020年版《貿易白皮書》。

最新版的白皮書全方位解析了疫情對日本經濟及全球化的沖擊,指出疫情改變了人與人面對面交往的傳統方式,這一改變將給全球經濟與社會發展帶來深遠影響。白皮書還認為,對于日本來說,要進行全球多邊合作、供應鏈重塑以及加強數字化投入等,以適應后疫情時代的發展。

要從全球多邊合作的方向發展,意味日本政府從疫情開始需要考慮經濟利益最大化、最有效產業鏈布局和危機管理之間的平衡,而不再只著眼經濟利益。因為從經濟利益而言,中日經濟合作是最有效、利益最大化的一種組合之一?;乜粗腥战洕献鬟M程,即使在政治關系冷淡時期,雙方經濟合作仍存在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緊密關系,也就是所謂的政冷經熱。截至2018年年底,日本累計在華投資設立企業5萬余家,實際到位金額1119.8億美元,在中國累計利用外資國別(地區)中排名第一。但在這次新冠疫情的影響下,日本政府和產業界認識到,不應將雞蛋都放到一個籃子里,產業鏈的安全和多元化在某種程度上比經濟效率要重要。

中國是日本的最大貿易伙伴,日本許多企業在此次疫情中切身感受到了這次全球產業鏈布局較為單一帶來的沖擊波。日前,佳能(中國)有限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小澤秀樹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從供應鏈環節而言,佳能今年的新品發布多少受到了影響。小澤秀樹坦言,新冠肺炎疫情流行暴露了佳能供應鏈的脆弱性。在他看來,供應鏈多元化是未來佳能需要面對的命題。一方面,佳能會在中國繼續擁有相關產能,但也可能會在包括越南、泰國、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建立生產線,如果一條供應鏈出了問題,還會有其他供應鏈進行彌補。

日本藥企也加快了建設本土抗疫藥供應鏈的步伐。有日媒指出,日本此舉是為了擺脫對中國市場的藥物原料依賴。據報道,日本制藥巨頭富士膠片控股已經找來了電化和鐘化等15家日本本土原料廠商,共同參與將于9月份啟動新冠治療藥的法匹拉韋生產計劃,預計月產能將達30萬人份。

全球產業鏈多元化布局,日本政府從政策指導到財政補貼逐一開始發力。717日,日本政府補貼供應鏈多元化的計劃落地。日本經濟產業省公布首批補貼名單,87家企業將獲官方資助,在日本或東南亞國家擴大產能。其中,57家上榜企業計劃將投資放在日本本土,30家放在東南亞,約七成是生產醫療器械、藥品、防護服的醫療制品企業。此次補貼的依據是日本政府47日推出的108萬億日元經濟刺激計劃。其中有2435億日元用于改革日本企業的供應鏈,使其不會過于依賴單一國家,而是將海外生產企業進行適當分散化。

但小澤秀樹認為,目前日本企業難以打造脫離中國的獨立供應鏈,中國疫情最嚴重時,我們最初的想法是,產品全部在日本進行生產。但后來,佳能發現,產品中的部分零部件只能由中國生產及供應,缺乏這些部件,新品的推出幾乎不可能完成。據此判斷,上世紀90年代后,中國成為世界工廠,如今已形成完整的配套體系、擁有全面的技術、人才和生產經驗,外資企業無法在其他國家迅速建立與中國相仿的體系。

一些日本企業對于轉移產業鏈到日本或其他國家的建議有不同想法。他們認為,中國具有龐大而統一的消費市場,生產的產品可以直接面向中國消費者,而且中國具備完善的供應鏈,在中國能實現高效的制造。這些日企認為,當下,留在疫情已得到控制的中國才是最合適、最有利于企業發展的選擇。